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2020-06-24 阅读337 点赞685

蔡依林MV《不一样又怎样》邀来林心如、归亚蕾,讲一段真实的同志故事。让社会看见同志爱的模样,有血有泪。

蔡依林的最新 MV《不一样又怎样》,深深刻画同志故事。画面里蔡依林与林心如披上白纱,深情一吻,时空又再转移回病榻

「请问您是邱秀满的家属吗?」

「请问你和他的关係是?」

于是,爱不再只是无以名状的信仰,而是如此血泪斑斑的真实画面。再怎幺爱,是不是都只能是法律前的陌生人?

我不禁想,什幺时候我能在台湾看到这样披着白纱的画面?什幺时候当同志朋友被问及关係时,可以不用支支吾吾在「好朋友」「家人」之间选个名词,而能说这是我妻子,我老公,我的伴侣。

归亚蕾一个抬头直直的看着镜头,眼神让人心碎。MV 里演出张淑月和邱秀满的故事,一个关係不被法律承认,美好的画面只能先靠想像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并不遥远,因为这同样是发生在你我身边的故事。(同场加映:我要嫁给「她」)

我想起前年在里昂唸书,参加当地的同志大游行,那时正是法国总统欧兰德通过同志婚姻及领养法案之前,基本上法国处于支持方与反对方两方吵得不可开交,轮流上街游行的时节。记得那天天气很冷,我们从市中心的 Belle Cour 开始往市议会 hotel de ville 的方向走,冷得打哆嗦,身边的同志朋友捏捏我的手心。中间有一段路程,几个住家在窗户上也纷纷挂上「结婚,是所有人的权益」“ Le Marriage pour tous” 字样的布条。我印象深刻,其中有个人打开窗户洒下七彩的纸片,用法文大声地说:「同志,我爱你们,我真的爱。但你们不能结婚,我不同意。」

几乎不久之前,有另一个故事,发生在法国马赛,一张女女接吻的照片在法国延烧般地传了开来。,17岁的茱莉亚与19岁的奥席安,在法国马赛的反同婚示威抗议群众前接吻。轻轻的一个吻,面对的是背后的骂声四起,他们喊她们「噁心」“dégueulasses”「不美丽」“Pas Belle”,但她们照样吻得自在。

事后两位女孩在接受访问时说她们都是异性恋,只不过想用行动表达信念「同志在一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茱莉亚说:「不需要成为同志才能表达支持,一个简单、纯粹的举动就可以做得到。」

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Le Baiser de Marseilles

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Le baiser de l'hôtel de ville

一个吻,轻轻的,却有力度,奠定 Le Baiser de Marseilles 的美丽画面,与知名摄影师 Robert Doisneau 拍下的 Le baiser de l'hôtel de ville 相映成趣。相隔五十年,都为了爱而吻,一吻再吻。

回到台湾今年10/25的同志大游行,第12届了,台湾也为同志权益努力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在同志大游行的路上,遇上一对父母推着婴儿车参加游行,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我们是异性恋,我们是基督徒家庭,我们支持婚姻平权、多元成家。」「儿童权益,就是带他们参加同志大游行!」这是多麽动人的时刻?

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在这一天,同志们走在路上,牵着彼此的手,边走边小啄彼此的脸颊或嘴巴。我觉得心很暖,也忍不住想,什幺时候,每天都能是同志大游行;什幺时候能不只在这一天特别勇敢;什幺时候同志大游行过后,社会仍愿意听听他们的诉求,媒体仍愿意报导他们的消息?(推荐阅读:同志,不该只有在大游行才能笑得灿烂)

所以,喜欢歌词里那一句爱情有血有汗,每一段爱情都是这样,而细看同志权益的奋斗路途,不都是用泪水餵养甚至血迹斑斑堆出来的吗?好辛苦,日子拖得特别长,只不过想要一个基本人权,却只能用岁岁年年的等候来换。(来看看法国的奋斗:法国通过同性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不一样,都一样。

陈绮贞曾在演唱会说:「与其乐见自己婚礼,我更乐见同性合法结婚。」拿掉冲突的意识形态,拿掉太多不谅解不同意,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权力阻止他人相爱;我们没有资格去剥夺他们对未来的共同想像;我们没有理由让他们明明相爱,在法律面前却只能做永远的陌生人;没有医疗代理权,没有伴侣享有的工作与社会福利,没有财产权保障,只有社会自以为大方让渡的「爱」。

1989年,丹麦成为第一个通过同性伴侣法律的国家;2001年,荷兰成为第一个通过婚姻平权法案的国家。直至今年为止,已经有16个国家通过婚姻平权法案。但亚洲在婚姻平权的路上,仍然是一片黑暗。(推荐给你:荷兰十三年前通过全球首例同性婚姻)

2013 年,多元成家法案通过一读,交付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审核,2014年,将至的12/22,尤美女立委将于立法院排案审查婚姻平权相关法案。我好想知道台湾能不能替亚洲迎接第一道婚姻平权的曙光,让爱不再只是信仰,而是一场等了好久终于要付诸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