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

2020-06-17 阅读613 点赞900

随着Mini御用性能改装品牌John Cooper Works四款全新车型抵台,已列入拉力名人堂的1967年Monte Carlo拉力赛冠军车手Rauno Aaltonen也跟着造访宝岛传授绝技。这位七旬老翁灵活的驾驶功力令人啧啧称奇,但老人家的故事,在活动后也如同清新的涌泉般,让人惊呼当年赛况原来如此,Rauno的亲切,更让本刊受宠若惊!以传奇车手作为车款命名的案例并不多见,最着名的当然就是Bugatti的Veyron 16.4,先前Chevrolet曾以美国利曼系列赛冠军Ron Fellows之名推出过Corvette Z06限量款,这些由桂冠加冕的车款名称在说不尽的辉煌功业中自然不同凡响,只不过仔细瞧瞧这些车手开的车,你会发现当年这些人物能够在赛道上呼风唤雨不是没有原因;Bugatti Type 57S Tank以3257c.c. DOHC直列八缸引擎可以释放出200hp最大马力,威力丝毫不亚于利曼24小时耐久赛中同场排气量大很多的Lagonda V12和Delahaye 135CS;2001和2002年称霸该赛事的Ron Fellows所驾驶的Corvette C5-R在GTS组拥有610hp最大马力和0?100km/h加速3.5秒内完成的惊人实力,因此在这些足以撕裂当时地表的魔兽助攻下,车手的表现当然跟着加乘。不过这次我们要说的显然大相逕庭,这是一个小虾米搏大鲸鱼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967年的Monte Carlo拉力赛,故事主角为目前高龄75岁且随着高性能John Cooper Works车型造访台湾的Rauno Aaltonen,当然了,既然强调是小虾米,他所驾驶的自然不是当年与之对抗的Porsche 911 S或Ford Mustang,而是BMC时期的Mini Cooper S。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RaunoAaltonen与副驾驶车手Henry Liddon当年的冠军车──编号177的Mini Cooper S。
玩快艇起家
如果不是对拉力赛历史稍有热情或了解的人,或许对这种长途跋涉的赛事有些陌生,更遑论是否记得四十多年前远在世界第二小国摩纳哥举行的Monte Carlo Rally冠军到底是谁!但拉力赛在地球上已存在近百年之久,对于赛车运动或汽车工业发展确实有其功不可没的价值和定位,而拉力赛冠军车手对于所有车迷来说之所以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除了参赛车辆的性能良窳外,最重要的还是参赛者的经验、技术和超人般的体力;综合这些条件,我们可以理解当78hp最大马力的Mini Cooper S与160hp的Porsche 911S及120hp以上的Ford Mustang这类对手较劲下略显势单力薄的同时,Rauno Aaltonen的实力展现和运气便显得分外可贵。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这是当年Alec Issigonis爵士为英国汽车公司设计Mini时的手稿,最初车型主要分给Austin和Morris两大厂牌销售。
在这种列入拉力赛名人堂和Mini历史的陈年氛围下,能够在汎德汽车于六福村园区所举办的John Cooper Works动态驾训活动中见到Rauno Aaltonen本尊,自然泛起一股骄傲、崇敬和兴奋等百感交集的交感神经剧烈作祟,而活动结束后,Rauno也表现出一种长者甚于知名车手的风範和亲切感与我们寒暄,这对我们来说不仅是独家,还是一种让本刊、读者与荣耀历史共同对话的最佳时刻;当我们问题一出,Rauno的话匣子也跟着滔滔不绝,好像一旁只差个火炉和柴堆,否则颇像一位北欧老人正对着孩子滔滔不绝的细数自己风光。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Rauno透露,当年John Cooper为了让BMC生产1000c.c.以上的Mini Cooper S,于是便用计让好友Alec Issigonis爵士误入圈套进行Cooper S的生产,结果光Mark I车型便大卖19000部。
因为Rauno的健谈,使得我们逐渐对1967年Monte Carlo拉力赛的过程有了较明确的画面,同时也对他本人及当年这部1275c.c.直四引擎的Mini Cooper S有了更深的了解。Rauno Aaltonen,1938年生,是数位被封为芬兰飞人(Flying Finn)的其中一人,除了最着名的1967年Monte Carlo拉力赛冠军头衔外,他也曾获得1961年1000 Lakes Rally千湖拉力赛(现称为耐斯特石油芬兰拉力赛)、1965年RAC拉力赛及1977年Southern Cross拉力赛等赛事胜利,较令人称奇的是,在他成为第一个欧洲拉力锦标赛芬兰冠军之前,他还在世界摩托车锦标赛拿下胜利,原来长期来埋首竞速运动的他,发迹运动竟不是各大拉力赛或摩托车赛事,而是快艇竞赛,之后才陆续从公路摩托车锦标赛和越野障碍赛等二轮车辆运动,逐渐转换到四轮车辆的拉力赛场上。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 
从M.Benz车队愤而跳槽
当我们问到1967年在得知要驾驶Mini去征服这场冰天雪地的硬仗时,心里做何感想,Rauno打趣地说到──这就好像圣经里面大卫对抗巨人葛利亚的情节,不过最后大卫还是赢了,Mini Cooper S也在雪地中获得冠冕。为了让Mini提昇竞争力,他们为这部小型车换上全新的高角度凸轮轴,这使得Mini Cooper S的高转速域爆发力大增,动力输出跟着爬昇到95hp最大马力,不过如果在一般赛道上单凭这样的最大出力,Mini当然不是其他拉力参赛车的对手,但拉力赛的好处就在于动力数据并非取胜的最大要素,有鉴于障碍地形及气候所造成的路面阻碍,除了坚强的体能外,此时Mini短小的轴距便派上用场。儘管如此,赛前的练习也相当重要,他和队友在法国伊泽尔省的Chamrousse不分日夜足足集训两周之久,再加上他本身对于雪地钉胎的专精,让他在事前已做好相当充分的準备。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获得冠军的Rauno及其Cooper S不久后就获得摩纳哥的兰尼埃三世亲王和葛雷丝王妃亲自接见。
至于为什幺会选用Mini参赛,Rauno认为当初他第一眼见到这部刚进入市场没几年的车款,直觉就是这是一部集小排气量引擎、精巧车身且动力较小特性于一身的崭新产品;1961年的当时他正在M.Benz车队中,驾驶的车辆为220 SE,Mini车队在60年代拉力赛事的重要代表人物Stuart Turner登门拜访他,希望能够延揽Rauno加入全新的Mini车队,不过Rauno并未允诺并且很快就忘了这件事,直到该年11月,Rauno身为M.Benz旗下最快的车手,本来应该是驾驶No.1参赛车参加Monte Carlo Rally,但碍于他不是德国人,M.Benz便决定安排他作为副驾驶,突如其来的降格让他十分不愉快,于是他毅然决定加入Mini,开启了他在这超迷你车舱内全力拚战的甜美回忆。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Rauno近年醉心于其子Tino Aaltonen于1991年所创建的Aaltonen Motorsport驾训学院,目的在传达更正确且安全的驾驶技术和观念。Aaltonen Motorsport驾训学院地点位于芬兰,目前首席教练为Tino Aaltonen。Rauno最早曾于70年代创立BMW Driver Training课程,如今即便年纪大了,闲暇之余还是会在Aaltonen Motorsport帮忙辅导学员进行训练,成为同样也曾是拉力车手的儿子Tino最佳帮手。
搏命夺冠的难忘回忆
在第一年驾驶Mini参赛过程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与对手之间的较量,而是几乎快跑完所有SS路段的情况下,在Col de Turini的下坡路线上Mini Cooper意外翻覆,结果因电线短路引燃油箱造成整部车起火,所幸队友Geoff Mabbs并未昏迷而将他唤醒拉出车舱才使他死里逃生,这起意外让车队中全新的两部Cooper折损一员,然而这对BMC来说并不是什幺了不起的事,人员是否毫髮无伤才是他们最在意的。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回想当年的Monte Carlo拉力赛,即便是雪地胎上的胎钉也救不了湿滑且毫无摩擦力的积雪路面,能够倖免于难且获得大胜,全仰赖Rauno的灵巧反应和大胆决定。
1962年以后Rauno开始陆续开着Mini参赛,从Cooper到Cooper S,Rauno逐渐对这部小型车驾轻就熟,之后更摘下1965年RAC Rally和1967年Monte Carlo Rally冠军。然而说到Monte Carlo拉力赛,老人家的眼角又笑得瞇成一条线,显然这里还有一小则有趣的故事;当年这部1.3升的Cooper S要跟911、912和Mustang的车款对抗无异被嗤之为以卵击石,当排位在先的911 S如脱缰野马急奔出去之际,Rauno明显可听到那六缸引擎所发出的狂放动力,并且在还没意识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隐没在前方的尽头!随后才轮到Mini出发,但霭霭白雪愈积愈厚,Rauno一档难以让车辆顺利前进,二档也一样,好不容易挣扎许久,Mini才步履蹒跚的向目标奔驰,进入到下坡路段。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即便后来换上Datsun 240Z这部150hp最大马力的高性能Coupe参赛,Rauno始终还是忘不了Mini Cooper S带给他的回忆和荣耀。
假若时空背景换成是今天,赛务人员一定会取消整个赛程让大家避避风雪,然而在那个人类都还没登上月球的时代中,比赛无畏风雪照常举行,人员重新读秒计时。在厚实的雪堆上车辆的钉胎已经快要发挥不出功用的同时,Mini以三档时速140km/h下坡前进,其实到这个时候大半得碰碰运气,只不过在行经中途一个弯道时,积雪下的结冰路面让他们的车胎打滑,这时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藉由碰撞弯道外侧充当护栏的石桩来安全回到赛道中,其次是直接钻空隙开下外侧的峭壁碰运气;换成是一般人,即便你摆一千万元白花花的钞票在他们面前,大概不会有人敢将车开下悬崖,但是这个富贵险中求的念头反而让Rauno的成绩起死回生,在中途幸运地未撞击到途中树丛且安然落地之后,Cooper S已将Lancia Fulvia和Porsche 911S远远抛到身后,最终获得巨大的胜利。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 
这个故事虽然不是Rauno第一次对媒体开口,但绝对会是亚洲头一遭,在尘封多年而真相拨云见日后,我们不断在想:Rauno到底算不算作弊?凭心而论,那场比赛到了后段以后根本就是个意外和灾难,拉力赛本身就是个冒险和考验判断力的场合,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雪中,Rauno能够不顾生死全力一搏,已经具备拉力车手的至高精神,况且以一部先天条件不如对手的Mini Cooper S不断苦练并跑完全程,Rauni Aaltonen的「拉力教授」称号当之无愧,进入拉力名人堂的荣耀实至名归,当然,这也为近日四款全新JCW车款磅礡抵台的造势做出最佳呼应。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其实本来Monte Carlo拉力赛从1964一路到1967年都是由Mini Cooper S摘下冠军,但1966年却因为头灯灯泡不符规定,与前几名的其他车辆一起被判失格。
传奇从未凋零 拉力教授Rauno Aaltonen独家专访Mini在山道上游刃有余,这全靠它极短的轴距、直接的底盘反应和超清晰的路感回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