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碰面须唸出词语‧友族挂字卡学中文

2020-06-14 阅读928 点赞577
一碰面须唸出词语‧友族挂字卡学中文(槟城‧北海)威北瓜拉姆达光育华小老师为了协助友族学生打好中文基础,想出了各种创意教学法。他们让每名学生随身挂着一张词语字卡,变身成为“流动字典”。一旦同学在校园碰面,必须以字卡上的词语称呼对方。如果读音错误,两人即可互相指导及纠正。校长锺月荫说,一般上,学生的随身字卡会在2天内变动。如果学生还念不出有关词语,则必须佩戴到会读为止。“如果字卡上带有贬义如狡猾、奸诈等,学生都会学得特别快。因为他们怕被同学取笑,因此希望越快从身上取下字卡越好。”她说,这所学校的情况特殊。由于渔村的华裔人口外流,友族学生佔了全校学生的三分之二,即44人当中的31人。钓字卡学生字然而,许多友族学生都不谙中文,教师唯有绞尽脑汁,想出各种创意教学法协助他们打好中文基础,顺利考上中学。“字卡是其中一项教学法,除了可让学生认识更多生字及涵义外,也加强语文能力。”她说,字卡除了是流动字典,也可变成钓鱼游戏。老师特製数支钓鱼杆,然后在尾端绑上磁铁,所有字卡则扣上回型针。“老师以比赛方式让学生轮流钓字卡,然后读出字卡上的词语。一旦学生觉得有趣,也会积极参与。”此外,老师也把字卡当成玩具卡。经过洗牌及分牌后,学生以“抽乌龟”的玩法进行。抽到卡片者必须大声念出词语。除了字卡教学法,老师也採用晨读方式,提昇孩子的学习兴趣。每早上课前15分钟,老师会依学生的程度分成两组,然后用儿歌方式晨读。“我们偶尔会选出一些短文让学生阅读及听写。学生必须把国语词句翻译成中文,并造句。”在採访中,记者发现校长室的墙上一角,贴着教职员在2010年的展望。他们希望在来年成为槟州具有高素质的学府,提供全面性及高水准教育,塑造有成就、敏捷及高尚品德的学子。学生成绩差老师也不放弃锺校长坦言,一些友族学生爱说谎,出席率极差,常不交功课也不带课本。他们这种被动又不积极的态度,令老师感到非常懊恼。拥有20多年教学经验的她说,这是她头一遭面对友族学生的种种问题。她说,曾有一名四年级印裔学生在全年约190天的上课日,缺课44天。无法准时交功课的他还企图以肚子痛为借口,希望瞒天过海,以免老师抓包。“如果学生连续几天没带课本来学校,我就会採取行动,直接带他回家拿书。”她相信校内超过50%以上的学生,在放学后都没打开书包做功课。不过,她说,即使学生的成绩再差,老师都会对他们抱着希望。“我们会用尽方法督促他们,逐步提昇他们的学业成绩。所谓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学生,老师会尽力关怀与爱护他们。”强制学生上台介绍新书锺月荫说,为了提昇校园内的阅读风气,她要求学生在週会上介绍新书,进而吸引其他学生也到图书馆借书。每名学生拥有3分钟的上台时间,与同学分享阅读报告。“友族学生无论在中文阅读、书写及理解上都面对难题,因此,校方必须在教学上下些功夫。所幸育华小学拥有一批充满爱心的教职员,愿意从零开始细心教导他们,并已逐渐看到效果。”今年这所学校共有5名学生包括两名巫裔报考小六评估考试,并取得100%及格率。校长锺月荫除了表示感恩,同时也感到压力。她说,友族学生的总平均往往都被中文拉下。一旦他们不懂得词语的意思,就难以回答科学等其他试券。学生多讲国语“友族比华裔学生多,因此学生在班上常使用国语交谈。日子久了,每个华裔生都能说得一口流利的国语。”不过,她表示,校方会继续努力推动讲华语运动,鼓励巫裔以华语交谈,以提高华语程度。巫裔生:华文理解最难在今年小六评估考试中考得全科及格的巫裔考生菲特利及再斯里,意外取得中文理解及作文及格。两人受访时,难掩心中的喜悦。菲特利及再斯里生长在不谙中文的家庭,除了在校园接触到中文,其余时间都是以国语沟通。对他们而言,学习中文最难的部份是华文理解,因为不明白短文的意思,所以难以作答。他们表示,升上中学后,如果家长允许,他们会继续学习中文。把学生当成孩子教导锺月荫说,渔村的孩子仅靠校园教学,不曾参加校外补习班。多数友族家长不太重视教育,导致校方再努力,也只能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自从委派前来光育小学,她时常鼓励老师对学生要有耐心及爱心。“我们要把这批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的成绩不好,你们会如何处理?”她笑言,生气时不如来个深呼吸。她从未在家长面前提及孩子的负面意见,并希望家长与校方配合,以达至最佳效果。‧2009.11.26